首页 < 情感资讯 < 情商特训 < 丈夫出轨后为什么要让自己变得更好?

丈夫出轨后为什么要让自己变得更好?

2018-04-22 10:21:34 | 责任编辑:扶苏

01

《我的前半生》这部电视剧在去年的火爆发酵,有人说这本书是离婚女人必读的书籍,里面涵盖了关于婚姻的种种形态、征象、特质等。尽管电视剧跟原著的情节相距甚远,但不影响整本书想要表达的主旨。

罗子君跟罗子群虽然是姐妹,但是两人对待爱情的方式却截然不同。但两人又有相同之处,那就是都成为了爱情中的“可怜之人”。一个嫁给有钱人,一个嫁给穷人,但都没嫁给爱情。

在婚姻中,有多趾高气扬,离开的时候就有多狼狈不堪。在婚姻中,有多卑微无底线,离开的时候就有多伤心欲绝。

你我在懵懵懂懂的情况下,只是怀揣着一颗真心就牵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后来,平淡生活燃起了硝烟,激情退去,婚姻真实的一面显露无疑。

就像学一门技能,从不会到会需耗费一定的精力与心血,经营婚姻也是如此。

再晴空万里的蓝天也会时不时下场雷阵雨,浇灌万物的滋长。雨后一碧如洗,还可能会有绚烂的彩虹横跨天际。

最美好的结果一定不会遗忘一个认真守望的人。允许犯错误,从不懂到懂,让婚姻之树成长壮大起来。

亲爱的,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。

哪有一蹴而就的美好婚姻,能够挽回的时候学会去挽回,这不仅是成长的一部分,更是完成人生功课的必经历程。

所有的这些伤害与苦难,是为了让你更成熟更坚定地拥有专属于自己的幸福。

02

 小乔与丈夫正闹得不可开交。小乔发现了丈夫出轨的迹象,也采用了罗子君式的报复方法,大闹到丈夫上班的公司,找到小三不留情面咒骂,搞得人尽皆知。作为领导的丈夫在公司的形象一落千丈,心情十分郁闷。

这个时候的小三深谙人性,展现了凌玲般的大度与温柔,给予男主人及时的安抚与鼓励,让小乔的丈夫完成沉沦在了小三的石榴裙下。

面对着泼妇般的妻子,丈夫原本的愧疚心理也减轻了,见到小乔的时候腰板都挺直了。小乔的怒气达到了顶峰,发动了身边的人一起讨伐这个负心汉。

夫妻双方将炮火毫不留情地攻向彼此携手打造起来的“家”,直至轰然倒塌。越是深爱的人,伤害起来越是一针见血。当时的情陷得有多深,如今的心被刺得就有多狠。

这场不见血的战争,却似乎抽干了小乔的灵魂。她不懂,明明自己是受害者,为什么结果是自己被赶尽杀绝。

03

 婚姻的这门功课,小乔并不及格。但能说她是失败者吗?不能。因为她也是第一次走进婚姻,第一次学习着如何面对出轨这个令人发指的事实,第一次跟有城府的小三较量。

好在小乔一直都是自我觉醒能力很强的人。她总结了自己处于被动地位的原因,意识到面对出轨的丈夫,哭闹并不能解决问题,越是淡定从容越有杀伤力。

小三有城府,自己的疯狂正好凸显了她的善解人意。而找亲戚朋友大肆宣扬家丑,更是加速灭亡了与丈夫仅有的一丝关联。

她知道,丈夫跟小三固然可恨,但自己身上何尝没有原因?一个家都拴不住男人的心,这个家真的是家吗?消灭一茬又一茬的小三,用锁链将男人牢牢锁在身边,这些真的有用吗?

让自己活得无可替代,让这个家成为男人在外的眷恋,这才是首要的功课。后来,小乔痛定思痛,改头换面,终于扭转了电视剧中已经被设定好的结局。

04

 宜宜则是毫无底线,毫无原则。丈夫说一,她不敢说二。如果说小乔跟丈夫是共生的关系,宜宜跟丈夫则是寄生的关系。她不像妻子,更像女儿,害怕丈夫随时抽身离去,只能更加卑微地讨好丈夫。

丈夫是王,她则是婢。她觉得爱一个人就是卑微到尘土里,也能开出花来。当丈夫跋扈到出轨时,宜宜还是从自己身上找原因,是不是自己还做得不够好?她不断纵容着丈夫的偷情,却一再忍让。

宜宜的原生家庭带来的烙印挥之不去。因此她走不出为自己圈好的安全区里。幸好,婚姻的这门功课她终于要结业了。

在朋友的帮助下她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,勇敢地与这段婚姻说再见。她终究成长了起来。

05

 其实在生活中,像小乔跟宜宜的例子非常多。要不捍卫到伤痕累累,要不卑微到体无完肤,结果都离初衷越来越远。

幸好,我们边学习,边成长,终究也会迎来婚姻这门功课的结业典礼。我们不做罗子君,不做罗子群,我们就做回自己,那个真正嫁给爱情的自己。

如果你的婚姻还没出现问题,恭喜你,你正走在未雨绸缪的路上。如果你现在也历经着丈夫出轨的痛苦,不要怕,相信自己可以很好地解决。

如果不行,试着去请教一些婚恋专家,他们能帮你更快地走出泥沼,重获新生。

婚姻的列车在缓缓向前,小三就像一些不守纪律的乘客。或许她们还有可能逃票。在她们上车后,你需要发挥自己作为列车员的本色,请她们遵守秩序与纪律,要想胡作非为,那很抱歉,只能请你下车。

列车长只要记得自己的职责,他就会坚定不移地开下去,一站一站的维护,一站一站的启程,直至到达你们想要的远方,那个海枯石烂的地方。

婚姻的列车会搭乘各种各样的人,不要怕,已经成长起来的你已拥有足够的资格尽享这一路的迷人风光。不要轻易下车,否则那个远方只能永远是远方。